我在铜陵 吃北方的把子碳锅

说来很好笑,铜陵几乎人人知晓的把子碳锅是我前几日才去吃的。16年爆火的时候,偶时回来看到大街小巷都是碳锅店,大抵都是把子碳锅的火爆衍生出来的。而今兴旺的不知还有几家了。

把子碳锅,位子在东郊和谐酒店旁边。

炭锅,真是个可以躲避严寒的好地方。齐膝矮的桌子,两扎高的板凳,岔开腿坐下,高声吆喝,便有伙计端来不锈钢的盆儿,里面的水不用多,一指足矣,这是承接炭锅的底座儿。紧接着便是主角,一口四方大铁炉,腹中满满刚点燃的木炭,乌黑发亮,有隐隐的热浪,这时要赶紧烤一烤冻僵的手。

三言两语间,锅子来了,随着炭火的渐渐升温,翻滚的锅面也升腾起热络的白雾,人们的话题与情绪也随着一次次不知所踪却又层层迭起的白雾延展开来。门外是雨,屋里是雾。

来这必点的当然是羊肉了。这里的市羊肉块,不羊肉片,量挺,道不膻很吃,入锅几分钟后捞出,羊肉嫩中带着浓郁的肉香味儿。不能烧太久不然会很老。

听说最热闹的时候,都是门外一边割羊肉里面一边吃的。这样看上去怎么的都有种原始的味道,当然新鲜了。厚厚地切肉,犬齿撕磨细嫩的肉质纤维,鲜汁满口的时候,才有吃肉时最满足的快感。

记忆里或许存在这样的画面,寒冷的冬季,围坐在炭火烧得很旺的四方炉子边上,锅里咕噜噜的翻滚着,肉香味顺着缝隙飘出来,满屋子都沉浸在幸福的味道里。把子碳锅或许就是这样一个南方小城里的北方存在。除了碳锅,还有他的烤羊肉,听说猪蹄也不错,但没吃到。

一个大火炉在边上烤着,怎么吃都是热的!暖手暖脚暖胃!因为凳子有点矮,吃到一半肚子鼓起来妨碍了我继续大快朵颐,只好站着吃。一边大口吃肉,一边喝着点小烧酒或者姜糖可乐,有点剽悍豪霸之气和着诙谐。

下雪的时候吃,会更开心吧。

首页滚动